深度关注 | 和平发展造福人类的50年

文章来源:    

发布于:2021/10/26 11:43:51

分享到:

2021年6月16日,中国第19批赴黎巴嫩维和部队授勋仪式在黎巴嫩南部辛尼亚村的中国维和营举行,410名官兵全部被授予联合国和平勋章。图为授勋仪式上,接受检阅的维和女兵进场前互相整理着装。新华社发(刘雄马 摄)

追昔抚今,鉴往知来。

10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纪念会议在北京举办。

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第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电子计票牌显示表决结果后,掌声响彻会场。

为什么说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不仅是中国外交的一座里程碑,也是联合国历史上的重要分水岭?50年来,中国如何坚定维护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核心作用,成为多边主义的重要支柱?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又将何去何从?记者采访了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武汉大学国际法研究所副所长杨泽伟。

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改变了联合国舞台上的力量对比,增强了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

问: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是世界上的一个大事件,也是联合国的一个大事件。为什么说这是大事件?

杨泽伟: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中国与联合国的关系翻开了新篇章。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得以解决,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民在联合国有了真正代表,联合国的普遍性、代表性和权威性得到增强,改变了联合国舞台上的力量对比,增强了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

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后,逐渐与其他许多世界性和区域性的国际组织发生了联系,促进了中国改革开放,也为中国在联合国发挥更大作用奠定了基础。

问:中国始终维护联合国权威和地位,践行多边主义,同联合国合作日益深化。中国是如何支持联合国发挥作用的?

杨泽伟:中国与联合国关系的发展,经历了从学习观望,到跟跑适应,到主动有为,再到积极引领的发展历程。这一过程中,中国维护联合国权威,参与、支持联合国事业的初心一直未变。

从和平维度来说,中国坚定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主动参与军控、裁军和防扩散进程,积极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自1990年以来,中国已向近30项联合国维和行动派出维和人员5万余人次,是联合国维和行动第二大出资国和重要出兵国。

从发展维度来讲,中国为实现千年发展目标和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作出了贡献。千年发展目标的首要目标,就是消除极端贫困和饥饿。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减贫合作,还提前10年完成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减贫目标,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

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是促进国际法治的积极参与者、坚定维护者和重要建设者。50年来,中国参加了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等专门性国际法编纂机构、以及联合国的一些特设委员会活动,参与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重要国际条约的起草和制定工作,以建设性姿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在事关国际法解释、适用和发展的重大问题上积极发声,并按照“条约必须信守”原则不折不扣地履行条约义务,兑现国际承诺。

问:50年间,中国社会发展各方面取得了瞩目成就,迎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中国是如何与世界共享发展成果的?

杨泽伟:中国人民致力于推动共同发展,从“坦赞铁路”到“一带一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与世界共享中国发展机遇。2013年,中国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截至目前,141个国家和包括19个联合国机构在内的32个国际组织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一大批合作项目成功落地,提升了国家和地区间互联互通水平,有效促进有关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积极同世界分享防控经验,并向各国输送了大批抗疫物资、疫苗药品,深入开展病毒溯源科学合作,为人类彻底战胜疫情而努力。

对世界来说,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在提高发展中国家政治力量、加大对欠发达国家的援助、推动开展南北对话和南南合作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例如,中国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已有5年时间,与10多个国际组织密切合作,在50多个国家实施了100多个民生项目,受益人数超过2000万人,为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作出了切实贡献。

恢复联合国席位为中国对外开放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和条件,有助于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促进经济社会发展

问:重返联合国、积极融入国际事务管理,对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有哪些意义?

杨泽伟:中国重返联合国、积极融入国际事务管理,对中国具有重大意义。政治上,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外交上,开启了中国真正的多边外交;战略上,标志着中国开始发挥大国的作用。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后,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西方发达国家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为中国的对外开放创造了有利的外部环境和条件。中国利用联合国的舞台不断提升自身的国际影响和地位,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受益很大。

20世纪80年代初,联合国设立驻华机构,成为中国引进资金、技术、人才和信息的重要渠道。2001年12月,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此为标志,中国与联合国的关系开始进入主动有为期,中国从“默默耕耘者”转变成联合国事务的积极参与者。中国开始有意识地利用联合国这个平台来宣讲自身奉行的各项原则,并主动参与了国际司法机构的相关程序,从2005年开始,中国参加多边条约的数量也呈明显上升之势。此外,从2007年开始,联合国第七任中国籍副秘书长主管经济和社会事务部。这既折射出中国综合国力增强、世界影响力日增的事实,也是中国在联合国系统主动有为的表现。

50年来,中国同联合国合作领域不断拓展,合作内容不断深化,在经济发展、消除贫困、卫生保健、粮食安全、环境保护等多个领域全面开展合作。未来,联合国仍然是中国与世界命运紧密结合的纽带,也是中国为世界和平发展作贡献的主要渠道。

问:1971年,阿尔巴尼亚等17国驻联合国代表曾表示,“任何重大国际问题,如果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参与都是无法解决的”。中国在解决重大国际问题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杨泽伟:之所以说“任何重大国际问题,如果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参与都是无法解决的”,一方面,是因为按照联合国宪章的规定,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方面负有主要职责。在联合国安理会就“任何重大国际问题”做出决议的过程以及做出相关的决议,中国均拥有否决权。另一方面,实践已经证明,诸多国际热点问题的解决,都离不开中国的作用。

中国既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也是世界性大国,还是发展中国家。这种发展中大国的定位,有利于中国成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沟通的桥梁、也有利于在联合国开展合作。中国在解决重大国际问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首先,维护联合国包括联合国安理会的权威。中国政府始终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维护联合国的核心地位,支持由联合国发挥主导作用;其次,为国际热点问题的解决提供中国方案。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力求全面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主动、建设性地参与处理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劝和促谈,消弭战端,在达尔富尔问题、朝核问题、阿富汗和平进程、叙利亚内战等国际问题上坚持原则,提出中国方案。此外,中国积极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主动参与军控、裁军和防扩散进程,提出许多合情合理、切实可行的主张,努力推进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以实际行动维护世界和平。

问:当前,中国在联合国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杨泽伟:党的十八大以后,中国在联合国的工作开始进入积极引领期。

首先,中国提出的“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主张和理念在联合国系统中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并载入联合国相关决议中。

其次,中国在联合国机构中的影响力进一步提升。例如,中国政府推荐的候选人出任国际民航组织秘书长、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总干事和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等联合国专门机构的负责人。

再次,中国对联合国的贡献更加增强。例如,据2018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的预算决议,2019年—2021年联合国会员国应缴会费的分摊比例,中国是12.01%,位于第二;中国承担的联合国维和行动的费用摊款比例达到了15.2%,仅次于美国。中国还成为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第三大股东、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也位居第三。

最后,中国还对联合国系统发挥了“创新补充”作用。例如,针对联合国面临诸多新的挑战,近年来中国发起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区域性国际组织,旨在推动区域和全球经济发展,引领新一波全球化。

一个分裂的世界无法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应对全球性问题需要加强国际合作

问:全球性问题有哪些特质?应对全球性问题为何必须加强国际合作?

杨泽伟:全球性问题具有世界性和跨国性,不是某个国家和局部地区存在的个别问题,而是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关系到全人类的根本利益,是决定人类命运的重大问题。如气候变化、网络安全、生物安全等。

一个分裂的世界无法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应对全球性问题需要加强国际合作。人类是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面对共同挑战,任何国家都无法独善其身,人类只有和衷共济、和合共生这一条出路。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像新冠疫情这样的重大突发事件不会是最后一次,各种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问题还会不断带来新的考验。国际社会必须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守望相助,携手应对风险挑战。

问:为什么必须坚决维护联合国权威和地位?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什么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联合国?

杨泽伟:百年变局与世纪疫情交织叠加,人类面临多种风险挑战。从英国脱欧到美国“退群”,再到疫情暴发后一些国家采取减少人员跨境流动、出台贸易保护措施,“逆全球化”潮流汹涌激荡,大国战略竞争、对抗现象凸显。东北亚局势相对缓和,地缘政治呈现紧张局面的中东和东北非乱象依旧,地区热点此伏彼起,全球性挑战需要强有力的全球性应对。

迄今世界上重要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已超过500多个,作为会员国最多、影响最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今天的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联合国大会可以讨论和审议的问题非常广泛,有人称其为“世界议会”。联合国具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不管是其公开发出的呼吁,还是以绝大多数通过的决议,都是世界舆论的集中表达。利用联合国这一多边机构,有助于降低或削弱任何国家奉行单边主义的可能性,有助于管控大国间的分歧。面对日益增多的全球性挑战,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都主张弘扬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以团结合作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

问: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将坚持走和平发展之路、改革开放之路、多边主义之路。可否结合实例谈谈你的理解?

杨泽伟: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联合国成立76年来,广大发展中国家赢得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10多亿人口摆脱贫困,几十亿人口迈上现代化征程,极大增强了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力量,深刻改变了世界格局。广大发展中国家对掌握本国前途命运的深切要求、对国际公平正义的不懈追求,决定了世界多极化、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历史潮流。

中国维护并践行多边主义的坚定决心和扎实行动,让世界感受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重要价值。助力全球抗疫,中国实施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全球人道主义行动,向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物资援助,截至2021年10月中旬已向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超过15亿剂新冠疫苗。中国一直是生态文明的践行者、全球气候治理的行动派,为《巴黎协定》的达成和生效实施作出了重要贡献;去年又主动就2030年前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作出庄严承诺。

50年前,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对中国、联合国和世界来说,是从对抗走向合作、从封闭走向开放、从孤立走向融入的转折点。50年后,中国、联合国和世界站在一个新的十字路口。中国将坚持走和平发展之路、改革开放之路、多边主义之路。隆重纪念新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就是对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维护并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又一次重要宣示。